• <label id="11666"><video id="11666"></video></label>

    <label id="11666"></label>

  • 一味追求學歷不利于培養技能型人才

    2021-03-18 10:28:51   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  近日,#招聘稱考不上本科是智商有問題#登上熱搜,引起網友關于職場內學歷歧視的討論。

    網絡上,輿論對“學歷歧視”現象口誅筆伐,但是,也有用人單位在感慨,大學生簡歷那么多,不看學歷看什么。

    都2021年了,一紙文憑能反映一個人多少能力?

    “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問題”?

    言論被網友罵上熱搜,涉事公司道歉

    據媒體報道,近日,在線上招聘平臺,一求職者想應聘杭州一家大數據公司的產品運營崗位時,公司人力詢問其大學學歷,并表示他們只招收二本以上的統招,并稱:“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問題”。這段對話被傳到網上后,引起軒然大波。

    16日晚間,涉事公司CityDO集團在其官方微博@城市大數據運營發布了一則聲明。聲明稱,此事系員工個人不當言論,不代表任何CityDO官方態度,CityDO官方對該言論表示反對,并向公眾表示真誠歉意;此外,公司對該員工做出嚴肅批評教育及處理。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此事曝光之后,輿論再度聚焦一直以來在求職市場長盛不衰的歧視鏈,這些歧視有的是年齡,有的是性別,更多的則是學歷。

    諸如“35歲以下”、“985/211”、“全日制”、“統招”、“僅男性”……這些經常在招聘簡章上出現的標簽,很多人已經見怪不怪,習以為常。

    對于招聘企業學歷歧視,不少人感慨,這是很現實的事,沒有什么更好的解決辦法,因為社會競爭很殘酷。甚至有網友列出了求職時的學歷“鄙視鏈”:國外的常青藤鄙視國內的985,985鄙視211,211鄙視普通一本,普通一本鄙視二、三本……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“無論多少簡歷,3分鐘可篩完非985/211”

    簡歷那么多,不看學歷看什么?

    學歷跟智商綁在一起,這種荒誕甚至羞辱的觀點當然需要口誅筆伐,但是,求職市場上無所不在的學歷門檻確實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  在北京從事人力資源工作多年的周華告訴中新網,在他所工作過的某大型企業,第一學歷非985/211不招,這是“100%的事”。

    周華說,同等級的大型企業內,非985/211簡歷不看,基本是篩選簡歷的“潛規則”。

    而考慮到直接寫在招聘信息內,可能會造成不好的輿論風險,周華說,一般來說,招聘信息并不會寫明要求985/211。

    周華說,誰都不否認低學歷中也有能力出眾的人才,但在招聘時,面對眾多沒有多少工作經驗的大學生,只能默認“985/211高校學生的學習和接受能力會更好”。

    “一個較火的崗位,半個月內會有300份簡歷投遞進來,而不滿足985/211學歷要求的簡歷高達70%。為節省時間,在篩選簡歷時,一些人力干脆選擇技術方法,將簡歷下載,寫腳本將信息導入excel,無論多少簡歷,3分鐘就可以篩完非985/211。”周華說,這是基于工作效率的最常用方法。

    在周華看來,招聘時看學歷并不是就業歧視。“我們也很無奈,但第一印象只能是學歷,如果沒有特別的閃光點,企業沒有義務停下來慢慢發掘你的才華。”

    不拘一格有多難?

    專家:“唯學歷”傾向加劇教育焦慮

    去年11月,教育部發布的關于做好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要求,要樹立正確用人導向。推動黨政機關、事業單位、國有企業帶頭扭轉“唯名校”“唯學歷”的用人導向,在招聘公告和實際操作中不得將畢業院校、國(境)外學習經歷、學習方式(全日制和非全日制)作為限制性條件,建立以品德和能力為導向、以崗位需求為目標的人才使用機制,改變人才“高消費”狀況,形成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用人氛圍。

    “如果人力僅在回答問題時表示只招二本以上,是不構成學歷歧視的。”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向中新網表示,本次事件中,就“只招二本以上”這一信息,如果不曾寫上招聘信息,回答的是基本事實,不構成學歷歧視。但當人力稱“考不上本科是智商有問題”時,已上升到人格侮辱上,歧視意味明顯。

    “學生的學歷除了關系到智力與勤奮因素,與教育條件也分不開。”儲朝暉說,拿教育條件好的地方與教育條件差的地方比,這是不公平的,這不僅是學歷歧視,更是對落后地區的歧視,而社會上的“唯學歷”傾向歸根到底還是人才評價體系的不科學。

  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也表示,“唯學歷論”這樣簡單粗獷的評價指標,對人才評價體系產生了扭曲,可能會忽視社會真正的需要,直接影響到未來的人才發展方向。“比如,對某些技術崗來說,一味追求學歷,如何驅使培養技能型人才?”

    “如果不改變這樣的評價體系,等于將所謂的學歷歧視合法化、合理化。”熊丙奇說,這或許反過來又會加劇整個社會的學歷社會問題,進一步制造社會上的教育焦慮。企業有責任推進社會教育評價觀念變革,同時,監管部門必須要對此進行制止,對涉事企業追究責任。

    彩票送彩金